新聞動態

智能網聯汽車玩家,如何平衡大數據的價值與安全
發布時間:2018年06月05日
  

來源:億歐

導讀

    車企的供產銷都離不開大數據的應用。上汽集團數據業務部副總經理劉峰強調,“汽車智能網聯的價值在于它的應用”,而大數據的價值則是其應用實現的先決條件。

    5月24日,2018上海大數據人工智能創新應用峰會暨第三屆上海BOT數據智能創新應用國際大賽發布會(以下簡稱“大賽發布會”)在滬啟動。相比于2017年大會聚焦在智慧醫療和智慧金融領域,今年則更多地關注汽車智能和新零售話題。

    講到BOT,它是一個通過文字聊天進行交互、幫助用戶完成一些瑣碎任務的智能機器人。通過網絡交互,企業可以得到用戶的信息數據。那么,本次大賽上,BOT與智能汽車進行網聯,而且在新零售方面與客戶進行交互,收集數據。

大數據滲透車企的供產銷

    說到底,這一切都離不開大數據的應用。但大數據對汽車的智能網聯到底有什么價值?在本次大賽發布會上,上汽集團數據業務部副總經理劉峰強調,“汽車智能網聯的價值在于它的應用”,而大數據的價值則是其應用實現的先決條件。

    其實對汽車行業內部來說,不論是企業自身收集的大數據還是第三方企業的數據建模,都有助于汽車企業的創新性整合。在汽車智能網聯化的過程中,自動駕駛所需的感知、決策、控制系統都依賴于大數據采集的各種場景。

    以沃爾沃無人駕駛技術為例,2014年中旬,首批沃爾沃自動駕駛汽車在瑞典哥德堡市的公共道路上進行了日常交通狀態下的行駛;2017年1月,沃爾沃在底特律車展宣布啟動了首個真人測試項目。在大數據參與下,智能網聯汽車具有更可靠的自動駕駛系統??梢哉f,數據庫中應用場景的建立其實是開發智能網聯汽車的重要基礎之一,其完備程度也決定了智能網聯汽車的發展水平。

    而對汽車產業內部不同行業來說,大數據促進了與汽車產業相關的各企業間的融合。例如上汽與阿里合資產生的斑馬就是一個企業融合的典型。而且上汽持續推進數據湖的技術,今年6月,將把數據湖的部分內容進行開源,也將聯系整個開源社區進行業務合作。劉峰表示,“數據在汽車行業大量產生,我們在研究數據的應用,不僅局限于汽車行業,而且為所有行業提供更多的合作機會,開拓創新的數據應用,創造智能汽車的新價值”。

    大數據應用的另一個價值體現在汽車的新零售方面。阿里云大數據零售業總監吉志剛在本次大賽發布會上講到:“新零售里面最重要的是信息流”。經銷服務商通過智能網聯汽車所分享的用戶信息、車輛信息,結合大數據分析技術可以更準確地識別目標客戶,實現精準營銷。另外,基于車主信息、消費習慣、駕駛行為、車輛狀態等數據,經銷服務商能夠完成客戶畫像,有針對性地推送服務信息。而且在售后服務環節,從維修保養、汽車保險到汽車租賃、停車指引、二手車銷售及回收方面,均可受益。

價值與安全兼顧步履維艱

    現在看來,大數據已經滲透到智能網聯汽車的各個脈絡,但大數據的發展也不可避免地存在著許多不容忽視的問題。

    目前,國內獲取駕駛場景數據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借鑒國外數據庫,二是企業自采自用。但中國交通狀況復雜,國外數據難以實現本地化。而企業自采自用的方式也存在數據量和類型都不足的缺陷,況且各有差異難以實現業界共同使用。

    在各類企業收集了大量數據的背景下,這些數據的安全性又該如何保障呢?在去年的黑客大會上,曾經有兩位電子工程師公布了豐田普銳斯和福特翼虎安全系統詳細的操作方法。無獨有偶,在不久前,奇虎360破解了特斯拉的應用程序。從這一層面來講,用戶的隱私和信息會有被盜的可能,更重要的是行車安全將無法保障。

    談到用戶的數據被盜問題并不是危言聳聽,以往有過許多數據泄露例子。就在2016年,一位俄羅斯黑客盜取了2.723億電子郵箱信息,其中包括4000萬個雅虎郵箱、3300萬微軟郵箱以及2400萬個谷歌郵箱。盜取的信息流入黑市并被進行出售??上攵?,我們平時接到的營銷電話及短信很有可能就是因為信息被盜,或者擁有用戶數據的企業進行對外銷售。而這種數據泄露也將成為危害社會穩定安全的隱患。

    對整車企業來說,針對智能網聯汽車的安全憂慮,更多的或許不在安全自身,而在于開放帶來的企業大數據被“拿走”。如同上汽與阿里的合作,具體為上汽的整車與零部件開發、汽車服務貿易等與阿里的‘yunOS’操作系統、大數據、高德導航等,整合雙方線上線下資源。單從這一層面看,二者的合作依然停留在相對外圍的生活服務數據的整合和系統搭建共享之上,而非在更深層次的大數據層面。

    這樣看來,在車企自身或者聯手第三方企業應用大數據打造智能網聯汽車的過程中,如果大數據的價值與安全不能得到很好的平衡,那么,“聰明”的智能網聯汽車也許反而會被“聰明誤”。

亚洲系列无码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