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新零售的過去與現在
發布時間:2018年06月06日
  

來源:億歐

    當生產力升級,消費心理逐年變化,從前堅固的東西開始消逝,新的局面卻仍未成形,你也就能理解,新零售、無界零售、智慧零售這些詞匯的出現,如何會消解焦慮,又如何使人趨之若鶩。

    “新零售”和“人工智能”火在商業前沿,零售企業在轉型升級過程中,紛紛借助新技術的力量,搶占市場,爭做新零售排頭兵。而魔都上海,在新商業下又被譽為“新零售之都”,除了市場趨勢的紅利外,上海市政府印發《關于本市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實施意見》也在推動人工智能全面賦能實體經濟發展和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設。

    時至今日,新技術日漸成熟,考驗人工智能落地實體經濟能力的節點日漸突出。6月15日,“2018全球智能+新商業峰會”——“智能+零售”峰會將聚集近20位零售頂尖人士共赴上海探討行業趨勢,把握零售新契機。

    丹尼爾·貝爾在《后工業社會的來臨》中說過一句有名的話:一個社會對于正在發生的事情找不到語言來表達是可悲的。

    所以當生產力升級,消費心理逐年變化,從前堅固的東西開始消逝,新的局面卻仍未成形,你也就能理解,新零售、無界零售、智慧零售這些詞匯的出現,如何會消解焦慮,又如何使人趨之若鶩。

詞匯只是人們對現象的簡單歸納,而此前的情況大致是:

    電商在國內沉淀數年,人們開始相信并習慣于網上購物,運費的門檻調了又調,鼓勵人們嘗試線上消費的企業家們,此時也第一次對成本產生了該有的顧慮。而社會潮流的演進,通常表現為兩股勢力的此消彼長,當線上茁壯發展,線下的消費場景則失去了從前的陣地。

    網絡與電商的發達,讓信息不對稱逐漸消解,知識廣度的擴大,則讓人們變得愈加精明。而在精明背后,人類消費卻開始明顯分級:大牌失去往日光彩,輕奢概念開始流行社會,在比價控件盛行的網絡世界里,卻折射出另一端人群對價格的敏感與追求。

    當物流網絡越布越密,最后一公里的需求便被提上了議程,一陣喧囂過后,從小被屏幕包圍的新世代終于登上歷史舞臺,在科技發展、支付普及的背景下,數字化早已成為其行為習慣,不僅印刻在他們的舉止投足間,更讓所有企業家們焦急不已。

    企業家們永遠是焦慮的一族,更別說在消費主義時代,從前的一年時間,可能還不及如今一個月來去匆匆。電商越做越深,面對越來越精明的目標人群,是繼續價格戰?還是推出花費匪淺的營銷活動?就成了橫亙在企業家們的一大難題。所以當越來越多線上品牌出現在線下場景,與其說是年輕人們告別了宅腐文化,越來越愿意出門運動,還不如說是企業家們越來越焦慮線上的成本問題,開始了奮身一搏。

    中國一、二線城市的人均年戶外用品消費達160美元(約合人民幣1012元),年均購買84次,戶外消費占到軟飲料和零食消費市場近一半的份額(48%)。這是凱度消費者指數4月25日發布的全球戶外消費市場報告中的中國消費市場數據。你也就能不難體會,企業家們抉擇下的底氣。

    不過,抉擇自有其底層邏輯支撐。就像以消費尺度丈量商業邏輯,為什么Airbnb能風行全球,而同樣套路的途家卻在中國市場苦苦掙扎,200-300元的短租市場,早已被連鎖酒店牢牢把持,想要分羹又談何容易。

    所以以此邏輯反觀國內零售的行業結構,50元以上的消費市場由超市填補,而50元甚至20元以下的消費需求,在中國則是被廣大夫妻老婆店所滿足??刹煌氖?,國內的夫妻老婆店尚處于一盤散沙之中,遠沒實現酒店業一般的商業聯盟與運作,如此看來,改造的空間似乎誘人無比。

    被稱為零售神經末梢的夫妻老婆店,據說在中國大約有700萬家。有一個現狀是,在夫妻老婆店背后,實則是一整個多層分銷系統。廠家給總代,總代給省代,省代再給市代……國內的零售網絡,為這樣的銷售方式所養活,也被其所深深拖累。按理說,在互聯網時代,這樣的信息不對稱,早該被逼得無所生存。

    不過,這也讓企業家們嗅到了一絲的良機,于是從2017年開始,天貓小店與零售通開始頻繁出鏡,另一方面,京東小店與新通路也毫不放松,發現了其中巨大的改造空間,人人當然不會放過。

    同樣是小額零售場景,另一項廣為人知的數據是,日本總共大約有500多萬臺自動販賣機,平均23人使用一臺,密度全球最高。反觀國內,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的資料顯示,國內便利店數量僅為9萬。

    而這,也是被許多售貨機企業不斷引用的來源。不管是此前已上市、傳統售貨機代表友寶,還是新零售企業甘來,繽果。大家都對這樣一個場景信心十足。談到這樣一個在國內全新的場景,從飲料機到食品機,再到全品類覆蓋,售貨機如今不僅裝得越來越多,為了適應年輕人的消費習慣,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智能,觸摸屏的嵌入,不僅方便了購物、落地了技術,也讓互動變得更有拓展性。

    當然,目前來看,小小的售貨機場景,似乎暫難撼動便利店的基石,中間業態或許更符合它們的生存狀況。于是就有人動起了心思,比如說,通過大數據的支持,去幫助小店面的選址,輔助到企業們的線上線下轉型,甚至逐漸做到去人化的行業改造,就成了可預期、甚至前述企業正在做的事情。

    在社會學中,過去的田野觀察里,有個說法是說,當技術進步了,人力就會出現過剩的情況。當然也有人反駁,土地上的人力資源是不會過剩的,勞動力會被自動的有效配置。在科技應用背景下的零售業,同樣有類似的爭論。比如說,技術能搞定店長的事情,而機器則讓服務員甚至補貨員陷入焦慮邊緣,人該何去何從,就變成了一個問題。

    沒能看清,倒不是因過去的經驗無法提供有效的借鑒,只是在未知面前,人們有著某種原始的恐慌與防衛??瓷先ツ砸皇堑膯栴},其實翻看歷史,也能得到較好的解答。遠了不說,就像在紙媒時代,人們看著過去的江河日落西山,嘴上喊著內容為王,紙張的美好難以替代,而當互聯網真的到來,大家似乎也都尋到了好的出處。而回頭再看,過去的效率似乎也并沒有想象之中的高效,而回憶的美好色彩,則化解了兩相對比的尷尬。

    當時代的語言被新零售所表達,企業家們則忙手應對變化的社會。就像羅振宇有篇文章所說,新的工具擺在前頭,新的模式一定也會發生。相信,在這許許多多的努力過后,隨著堅固的東西消散,新的局面也會生成,而零售則將迎來一個美好的未來。

    互聯網新時代,實體零售積極尋找線上隊伍,線上巨頭也逐漸在蠶食線下實體。在技術不斷迭代的今天,零售人該如何尋找新的機遇,應對新的變化,鞏固行業地位?

    6月15日,由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上海市商務委員會、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政府指導,上海市長寧區青年聯合會和億歐公司聯合主辦的“2018全球智能+新商業峰會”——“智能+零售”峰會聚集食行生鮮創始人兼CEO張洪良、瑞為智能創始人兼總經理詹東暉,甘來創始人兼CEO鉉偉英、盛景網聯合伙人顏艷春、弘章資本創始人翁怡諾,眾盟數據創始人兼CEO廣宇昊,吉刻聯盟創始人史曉明,“超市老萬”萬明治等十余位智能+零售的頂尖人士,共同探討如何迎接新的零售格局。

作者:夢夕林

亚洲系列无码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