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2018后市場江湖:BATJ入局,車廠+險企發力,修理廠站隊 ...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28日
  

來源:汽車服務世界

      前言:2018年,這些新老巨頭的紛紛入局,似乎讓人們嗅到了后市場中暴風雨來臨前的味道。

      逢8之年似乎總是不尋常的年份。

      就整個社會層面而言,2018戊戌年,都是不平靜的一年。而將視野聚焦于后市場,2018年亦是不平凡的一年。

      把時間軸拉回2017年11月30日。這一天,京東汽車后市場業務上線發布會在上海舉辦。發布會上,京東確認已經完成對淘汽檔口的收購。

      京東將在淘汽檔口原有業務和平臺基礎上疊加京東新的戰略思路和資源進行改造和升級,京東汽車后市場B2B業務正式上線

      這似乎是2018年后市場故事的開篇。

      01

      巨頭入局

      2018年8月22日,天貓汽車宣布聯手汽車超人和康眾汽配,成立新康眾。阿里在車碼頭嘗試失敗后,以這樣的方式再次宣告回歸。

      阿里的老對手騰訊當然對此不會視而不見。

      9月15日,途虎養車完成總額約為4.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在領投名單中,騰訊赫然位列其中。

      騰訊就這樣進入了后市場的戰場。但顯然,騰訊并不滿足于一個投資者的身份。

      12月13日,騰訊攜手途虎養車發布了“2018 中國汽車后市場產業互聯網解決方案”(即“騰虎計劃1.0”)?!膀v虎計劃”是騰訊與途虎養車雙方致力于共同開拓國內汽車后市場領域的產業互聯網的創新解決方案,內容覆蓋線上線下一體的精準車主營銷、門店智慧零售以及全方位汽車零配件廠商服務。

      入局的不單單只有互聯網巨頭。平臺型企業布局汽車售后服務也同時在進行著。

      首先是新車平臺花生好車。

      9月5日,花生好車在云南開設了第30家昆明高新門店,同時,花生好車云南第一家售后服務中心也順利落成。

      其實,早在2018年5月份,花生好車已經在長沙成立了自己第一家的售后服務中心。

      “我們不只是把服務限定于一家前端零售公司,而是希望為用戶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務,包括二手車融資與租賃、車后維修、保養、保險?!被ㄉ密囅嚓P負責人說道。

      把視線從新車轉向二手車領域。

      有接近瓜子二手車人士透露,在汽車服務業務上,瓜子二手車正以“推修+套餐”的方式開展,而且未來會在區域密集開店。

      “目前,瓜子二手車應該已經在北京簽下了十幾家門店。接下來,他們的打法可能會復制原來二手車的打法,即用廣告投放來撬動市場?!痹撁耸吭诮邮堋镀嚪帐澜纭凡稍L時表示。 

      再將視線從二手車領域轉到出行領域。

      4月16日,滴滴出行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車服務平臺。

      在近四個月后的8月6日,滴滴出行宣布,經過三年的布局、深耕和四個月的試運營,公司旗下汽車服務平臺正式升級為“小桔車服”公司。

      滴滴出行同時宣布,將對小桔車服公司投資10億美元,以支持其為包括滴滴車主在內的全社會車主提供便捷簡單、靈活實惠、值得信賴的一站式汽車服務。

      后市場上一輪的熱鬧場景,更多是源于資本的助力,也曾一時間風風火火。但隨著資本寒冬的來臨,以及自身商業模式的硬傷,“盛世”很快就以或倒閉或退出而收場。

      而2018年的后市場,迎來的卻是互聯網巨頭和上下游的平臺企業的入局,他們都或多或少攜著各自的資源,從表面上看,他們似乎也更可能成為未來后市場中的一個“獨角獸”或“巨頭”。

      他們的結局最終又會如何?能否兌現自身的“天賦”?

      02

      車廠發力

      主機廠是后市場中無法忽視的另一個重要參與者和巨頭。

      笛威汽車科技董事長劉曉冰表示,這一輪汽車后市場最大的變革力量來自保險公司減損自救,車主需求倒逼的消費主權自覺,以及汽車主機廠爭奪過保期車輛服務。

      “主機廠不是在重建,而是在市場中重新爭奪伙伴。如果我們將4S店比作三甲醫院,那主機廠是又要做一個二甲醫院出來?!?/font>

      而這里面,車享家、車工坊和好修養算得上是主機廠推出“二甲醫院”的代表。

      2018年,車享家由重資產、重運營開始走向輕資產、重運營。

      車享家CEO夏軍在車享家三周年的內部信中指出,車享家門店總數已經達到1900家,其中1200家是直營門店,布局全國25個省或直轄市,120個城市,形成了龐大的服務網絡。

      5月25日,上汽通用汽車旗下連鎖汽車服務品牌—“車工坊”正式對外發布。

      自2016年啟動試點,車工坊經過兩年多的探索,目前已在全國29個省份、167個城市開設了近500家門店,車工坊俱樂部會員人數也已超過20萬人,預計2018年投入運營的門店數量將突破1000家。

      2015年12月,北汽好修養正式進軍汽車后市場,目標在國內建立1000家授權服務商、10,000家授權維修終端、100,000家使用好修養產品維修終端。

      北汽好修養通過“一個標準、兩個中心、三個平臺”的支撐,與好修養優質授權服務商共同打造汽車后市場第一品牌。預計2018年底,計劃服務商增加到160家,加盟店達到1000家。

      在推行第二品牌外,4S店同時在推動維修綜合化。

      樂車邦創始人林金文在接受《汽車服務世界》采訪時表示,4S店維修品牌的多元化,能提高售后服務的利用率。

      “目前,樂車邦合作的4S店中,單店品牌多元化比例已經達到50%?!?/font>

      在林金文看來,如果4S店的經營思路發生轉變,它所具備的優質的硬件條件和專業服務水準,將是它跟維修連鎖競爭的優勢所在,而且在這點上客戶是愿意買單的。

      主機廠開始以兩條腿走路,本就在技術和標準上具有優勢的主機廠,將會對尚未完全成熟的連鎖帶去強大的沖擊,連鎖能否接招成功?

03
險企做局

       后市場中,保險公司是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因為保險公司一直以來都是后市場中最大的買單者。

       今年中國進行了三期費改,但到目前為止,費改的效果還不是很明顯,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指標是,綜合費用率非但沒降反而出現上升趨勢。

      國內車險企業和維修企業的關系是,車險企業靠維修企業兼業代理銷售保險,而維修企業靠賣保險換送修。而兩者間最大的矛盾在于,保險公司要求降低修車成本,但是維修企業的要求卻是提高維修利潤。

      有一種觀點認為DRP是解決這一矛盾的有力手段,并認為2018年是DRP的破局之年。

      DRP實施的目標是,保險公司在減少定損人員數量的同時,賠付的成本更低,客戶的滿意度更高,維修廠也可以賺取與維修能力相關的、更為踏實光明的錢。

      而DRP能否成功落地的關鍵所在:認識到保險公司與維修企業本身脆弱的信任關系,并重構兩者的信任機制。

      “目前,確實到了技術已經跑通,初始的數據已經得到認證,并且最合適做DRP大規模推廣的時間點了?!盋CCIS相關負責人曾對《汽車服務世界》表示。

      另外,作為汽后市場事故件領域真正的“買單方”,保險公司也開始成為做局者,其中邦邦汽服算是代表。

      邦邦汽服是由中國人民保險集團孵化的,成立于2017年年底。2018年的一年時間里,邦邦汽服駕安配平臺的業務軌跡已遍及全國31個省級區域的共計308個地市,“駕安配”已與23000余家保險合作維修企業、2000余家供應商及30余家配件生產廠商建立了合作關系。

      2018年,邦邦汽服駕安配平臺累計報價金額突破60億元。

      04
      整合 

      大玩家的進入,有意或無意在促使原本高度分散的后市場朝著整合的方向去發展。

      2018年4月,距離宣布收購淘汽檔口五個月時間后,京東打出了自己的第一張牌,推出專門針對線下門店的“京東京車會-掛牌店項目”。 全國首批掛牌店將設定在1000家的數量。

      京東官方對這次掛牌店項目賦予了足夠高的戰略定位,“京東賦能汽車后市場,將從千家掛牌門店開始”。

      6月13日,汽車超人與精典汽車實際控制人簽訂合作框架協議,戰略入股四川精典汽車服務連鎖。

      6月15日,汽車超人正式對外公布,與云南快易修汽車服務連鎖企業正式成立合資公司——云南快易修汽車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6月19日,汽車超人與蘇州名駿百盛汽車服務連鎖簽訂股權合作,整合汽修服務連鎖,植入智慧門店系統,布局新零售。

      汽車超人算得上是2018年并購潮的突出代表,但其他家也沒有閑著。

      8月14日,小桔車服宣布收購嗨修養車,原小桔維保事業部與嗨修養車合并為“小桔養車”。

      8月21日,蘇州名駿百盛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與安徽易行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簽署合作協議,9月1日起,易行將正式并入名駿連鎖管理體系。

      2018年10月25日,新康眾在南京宣布啟動“天貓車站認證店”項目。

      新康眾計劃5年內將有50000家得到天貓車站認證的門店落戶全國各大城市,并為這些合作門店帶去品牌認證、營銷項目導入、引流并轉化為門店自身會員的閉環服務,與門店謀求共同發展。

      “天貓車站選擇了杭州、寧波、南京等16個城市作為首批啟動城市,我們計劃首批認證門店的數量在1000+?!毙驴当姽咎熵堒囌卷椖控撠熑擞诤Q嘣诋敃r的發布會上說道。

      11月8日,據多家媒體報道,有業內人士透露,途虎養車即將收購深圳直營連鎖養車平臺車發發。隨后,這一消息的真實性被雙方高層證實。

      可以預見的是,2018年應該是整合的元年。伴隨著巨頭的入局,整個市場的門檻和競爭激烈程度都在增加,抱團取暖或是活下去的好選擇。

      05
      站隊

      嚴格意義來說,整合和站隊是一個動作的兩個方面,巨頭的整合行動和“弱勢群體”的站隊行動,本質上都是為了求發展、求生存。

      原志合慧勝運營總監、現汽車超人上海區域總經理何斌曾在接受《汽車服務世界》采訪時的表述,或許能一部分解釋這種整合或站隊能夠成行的底層邏輯。

       “區域性連鎖是較為靠譜的發展方向,但從單店到多店,多店到連鎖發展過程中,總部中后臺建設的資金、資源、人才的門檻可以說難以逾越?!?/font>

      何斌表示,志合慧勝引入汽車超人,除吸納資金外,更為看重的是汽車超人與門店共同完成門店互聯網化。

      “之前自己做連鎖店,包括身邊的很多朋友做連鎖店,都沒有辦法實現一個大的連鎖神經網絡,也就是擁有自己的互聯網基因,一是很難去實現自己獨立去開發一個新系統,或者借用其他相關的第三方系統,二是只能解決當下的問題,解決不了發展趨勢的迭代問題,要根本解決門店互聯網化投入是巨大的?!?/font>

      其中對于標準和流程建設,何斌表示,區域連鎖多少是有心無力,這項工作往往會成為老板的執行文檔,而這距離成為店面的執行標準仍有較大的差距。在引入汽車超人后,一方面可以將各區域優秀連鎖的經驗整合及內化,另外是將標準化的SOP系統化,這將更有利于門店的標準化落地。

      這或許就是劉曉冰口中所說的站隊。在接受《汽車服務世界》采訪時,劉曉冰表示,站隊是行業現階段的重中之重。

      劉曉冰選擇的是站隊主機廠。而他的理由也很簡單,在他看來,主機廠有資源,有直接的標準,甚至產品都是主機廠的。而其他一些平臺類的所謂資源,在他看來,很多都是虛的。

      正如一千個讀者眼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樣,大家對平臺、主機廠或連鎖都會有自己的看法,也正是因為不同的理解而選擇投靠了不同的“大山”,但本質上大家的選擇一定是基于自身條件的前提下能給自己帶來利益最大化的選擇。

       不論最終選擇如何,劉曉冰口中的站隊實實在在地在發生著。

      06
      價格戰

      2018年的汽車后市場,最為吸引眼球的一點就是發起于鄭州市場的保養大戰,但很多人認為這不是價格戰而是價值戰。

      作為親歷者的豫濤汽修連鎖聯合創始人宋全業并不回避這就是一次價格戰。

      價格戰該不該打?

      宋全業的觀點是,想要快速發展的連鎖門店體系,沒有價格作為大刀,很難快速的發展,會被淹沒于后起之秀中。因為連鎖最重要的搶客戶的法寶就少了最重要的一環。

      而劉曉冰更愿意用價值替代價格。劉曉冰認為,修理廠要給客戶提供合理的服務費用。

      “今天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對技術是沒有給予合理的尊重和價值的,所以大家不斷強調價格。今天你接受一個什么樣價格的服務,它其實是能代表它的價值的?!?/font>

      暢途汽車創始人溫海庭是明確反對價格戰的。他在2018年汽車服務世界冬季峰會上表示,市場上有很多9.9元送一次洗車或1升機油等案例,就是自己掙不到錢,透支門店的盈利,同時也把其他人弄死,相當于把電魚機放到魚塘里,不管大魚還是小魚,都會全部死光。

      “這種電魚式營銷,讓別人無路可走最終也使得自己無路可走?!?/font>

      汽車服務世界總經理胡軍波則提出這樣一種觀點叫做“不得不打的價格戰以及不可忽視的效率戰、體驗戰和價值戰”。

      “價格戰是一件壞事情嗎?或者說是一件好事情嗎?但是,我可以講你沒有選擇,因為價格戰就在你身邊,所以我講這是不得不打的價格戰。但是如果你認為 價格戰你得打,而且你打的僅僅是價格戰的話,你會死,而不打價格戰你會輸?!焙姴ㄔ?018年汽車服務世界冬季峰會上說道。

      胡軍波的理解是,價格戰的背后體現的是團隊整體運轉的結構性效率,要通過結構性效率和一系列進化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體驗、呈現更好的價值,這是我們要打的戰役,不打也得打。

      07
      “大戰”的前奏?

      2018年,多年來持續增長的中國新車銷售市場首次出現下滑,1月跌幅已增至18%。

      新車銷售市場的滑落,某種意義來說,可能會更加加速后市場的白熱化競爭。因為增量市場的下滑,存量市場將會進入更加深度挖掘的時刻。

     2018年同時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四十周年。

     40年前的1978年,《今天》雜志創刊,詩人北島在創刊詞里寫道:“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尚且遙遠,對于我們這代人來說,今天,只有今天!”

     不管是互聯網巨頭阿里、京東和騰訊,還是主機廠,亦或是行業中的連鎖新貴,在今天,在后市場中,都面對著激烈的競爭和不確定性。

     但是也許正如北島所言,“對于我們這代人來說,今天,只有今天”。因為對行業中的各方勢力而言,未來誰都無法斷言,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好今天。

     2018年,這些新老巨頭的紛紛入局,似乎讓人們嗅到了后市場中暴風雨來臨前的味道。

     初步布局完成后,2019年又會發生點什么?

作者:王正飛


亚洲系列无码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