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2018年的車險市場:紅海里會飛來幾只黑天鵝?
發布時間:2018年01月16日
  

來源:分子實驗室

     2017年的174號文之后,車險的喧囂從線上轉到了線下,監管的多次強勢表態和二次費改并未使車險紅海平靜下來,市場反而愈加瘋狂。去年那只大天鵝產下的幾只蛋,不知道會孵出幾只黑天鵝,在看不見的地方也沒準還會飛來一兩只呢。

     不知道我們在春節前會不會收到“驚(jing)喜(xia)”。

     好的事業是個人、企業、社會三者共贏,行業應當也是如此。如今的車險行業不要說三贏,簡直是三輸?!芭_面下”的惡性競爭,客戶、代理人、中介機構、保險公司、互聯網三方平臺都在流血,頭頂的“雷”越來越大。

     保險公司都知道這樣不對,可誰也停不下來。

     2018年,監管將祭出什么法寶,從業者即期待,又擔心。我們并不清楚靴子何時落地,但既然知道一切遲早都要發生,就不要心存僥幸,要根據可能發生的場景,認真推演,提前準備,從容應對。

     如果你是一名靠車險“吃飯”的從業者或相關從業者,應該好好思考以下可能發生的事件以及這些事件發生后可能產生的影響。

第一只黑天鵝

車險處罰重錘何時落地

     江湖上傳聞監管領導幾次“放狠話”后,并未看到實際落地舉措,好像重拳打到了棉花堆上。個別公司174號文后并未收手,這也是去年十一后車險市場反彈,進入非理性競爭的原因之一。

     臨近年底,網絡上再次傳出某大型財險公司福建分公司的處罰告知書,據了解,網上流出的內容只是這次車險歷史上最嚴厲處罰的“冰山一角”,處罰可能涉及多家公司、多位高管,不但要處理人,還要停業務。

     監管處罰決定一定會公示在保監會和各保監局官網上,一旦公之于眾,難免被各類媒體大肆宣傳,也很可能被一些機構變相炒作,因此一定影響極大。

     之所以如此之重的處罰,也許是監管對亂世必用重典的非常之舉,也許是對監管要求置若罔聞的一種回應,但無論如何,這一記重拳將深遠影響2018年車險的監管形勢,全年從嚴,違法必究的堅決態度從所未見,所以,奉勸各位保險公司大佬和以車險為業的朋友們,不要以過去對監管的經驗來看待2018年的車險形勢,你的脖子硬還是他的刀快,這個問題其實根本不需要討論。

     我們都知道174號文后,受影響最大的是在線互聯網車險平臺,這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沒地方躲,只能認命。

     處罰線上并非意味著監管會放任線下,但監管也可能高估了用戶、保險行業對處罰的解讀能力,不管處罰多重,心存僥幸者仍會大有人在,更何況線上“0”優惠和線下動輒幾十返點的強烈反差,會使業外和消費者對保險行業整體產生更嚴重的鄙視和不信任,甚至會波及很多互聯網三方平臺的公信力,造成打擊了互聯網,鼓勵了黃牛黨的現實。

     所以,監管一定不會只采取處罰的傳統打法,要改革就要徹底告別過去,似乎上面的信心愈加堅定。

第二只黑天鵝

車險三次費改何時實施,力度如何

     傳說中,車險三次費改要在2018年1月1日實施,保單折扣進一步放開,這也符合原定的穩步推進車險改革的方針,同時早已公布的車險全險產品也將正式上線。

     但是,跳票了。

     各地車險市場已進入非理性競爭,歷史出險率和賠付率下降的現實讓很多保險公司繼續選擇“鋌而走險”,似乎車險賠付率會一直下降(稍作理性思考,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你理性了又如何,選擇跳進了洪流,就只能隨波逐流了,小公司如此,大公司也如此。

     導致高費用的直接原因還是車險費改后賠付快速降低,使得可支配費用空間上漲,惡性的市場競爭只是表象,雖然去年二次費改全國平均折扣再次降低近10%,但市場只遵循綜合成本率的公式,甚至幻想出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來指導市場政策。

     從另一角度講,車險費改是車險市場格局重構的天賜良機,快速降低的賠付使得費改早期的紅利豐厚,正式大舉攻城略地的時候,無奈受汽車行業的影響,車險的市場蛋糕再也不會重現過去的高速增長,因此,紅海迅速演變為“血?!?,原來玩拳擊,現在是拼命。

     面對如此亂象,監管一定不會再放任下去,不管,車險費改很可能將在2018年夭折。處罰的重拳只是警示,不能治本,也許唯一的辦法就是將計劃提速,將原計劃中的三、四、五......次費改合并前置,甚至直接將價格放開。

     中小公司驚呆了,中介公司也蒙圈了,不是說要“漸進式”改革么?改革都要夭折了,誰還管你中小公司的死活?;钪孔约?,一定要有自知之明。

     我相信,只有徹底改革,優秀的中小公司和其中大量的優秀人才才能背水一戰,脫穎而出。

第三只黑天鵝

車險實名制實施

     去年11月,保監會向各保險公司下發了《保險實名登記管理規定(第二次征求意見稿)》,為此我還專門走訪了有關機構。就我個人的認識,實名制對車險中介行業的影響將是深遠和顛覆的。

     實名制可以簡單理解為兩個主要內容:

     第一,實現身份三要素驗證,即姓名、身份證、手機號三要素驗證確認為同一人。

     第二,三要素驗證貫穿車險核保報價、支付、變更、退保、理賠等關鍵節點。

     大家可以自己回去對照一下,你的業務有多少是做到三要素合一的,至于影響會有多大,我說了沒有用,因人而異,教你個方法:

     按照《保險實名登記管理規定》實施后的實際流程演練一下,看看和你現在的打法有什么不同,哪里有差異,哪里有問題過不去,再看看這些差異和問題對你業務的影響是可接受的、可替代的,或者是致命的。

第四只黑天鵝

互聯網中介資質進一步收緊

      2017年11月,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的署名文章,周小川認為未來金融監管仍會繼續加強,并且姿態更主動和積極。文章提到“堅持金融是特許經營行業,不得無證經營或超范圍經營?!碧卦S經營就涉及牌照發放,金融牌照即金融機構經營許可證,它是批準金融機構開展業務的正式文件。

     目前互聯網保險經營有兩條路,一是自己土豪,買一塊牌照,比如之前車車收購泛華車險,二是找一家有互聯網保險業務資質的中介備案合作。

     除非保險不算在金融行業內,從趨勢看,金融從業對牌照的要求將越來越嚴格,持牌機構所承擔的責任風險也越來越大。對于中介行業(包含持牌和非持牌),車險是個快進快出的險種,業務規模越大,財務稅務壓力越大,何況當下的惡性競爭使得傭金水漲船高,但中介的收入沒有增長,風險卻急劇增加,真如某些人說的:操著XXX的心,掙著XXX的錢。

    《互聯網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于2015年7月22日發布,當年10月1日實施,而當下新的金融監管形勢和互聯網保險發展已和2015年大為不同,按照“暫行辦法”規定:本辦法自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施行期限為3年,也就是說2018年9月30日,就是《互聯網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的大限。

     去年,保監會已開始著手研究新的《互聯網保險管理辦法》,在當前嚴監管、防風險的總基調下,可以想見新的互聯網保險管理辦法絕不是2015年互聯網保險萌芽階段的格局,更嚴格的要求,更嚴厲的處罰是大概率事件,這也是從業者們不得不早做準備的。

第五只黑天鵝

互聯網保險公司大舉進攻車險

     目前有眾安、泰康在線、安心三家互聯網保險公司拿到經營車險的資質,但一直涉足不深,眾安的車險在去年下半年稍稍發力,據有關報道,保費約8400萬。

     從近期了解的情況,三家公司都想在2018年,在車險上大展拳腳,眾安車險服務依托平安,并將與平安的業務劃分由三七改為五五,其開始大量招募代理,建設在線渠道,泰康在線、安心則快速布局各省服務機構,泰康在線將重點放在產壽聯動,安心將重點放在擁有新車等優質資源的代理渠道。

     有意思的是,三大互聯網保險公司,都將車險發展的重點放在線下渠道,甚至希望快速下沉到地市和縣域地區,這似乎與他們的互聯網保險標簽不符。

     從沖規模的角度,線下當然更有效率,但線下的效率離不開高費用拉動,這是不是與車險監管的大方向相悖了呢?

     對于靠車險混飯吃的朋友來說,先不要替眾安、泰康擔心,要擔心的恰恰是你自己。

     2018年之前,中國的車險市場上其實從未真正遇到互聯網保險公司的對手,而在今年,這幾家公司很可能全面出擊,以更低的運營成本、更先進的科技手段、更高效的傳播方式迅速收割本就薄弱的車險中介市場。

     面對打著眾安、平安聯合車險旗號,但傭金可能比平安更高,投保體驗比平安更便捷的眾安在線,或者面對以業務基本法為綱,產壽聯動費用驅動的泰康在線,你真的可以安然無事么。

第六只黑天鵝

保險系銷售公司與產銷分離

     2018年,保險系的保險銷售公司將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

     平安、人保、太平洋、國壽、大地紛紛加大保險銷售公司(實為保險公司控股的保險中介機構)推廣力度,不但將自家業務員、代理人納入專屬中介之內,還在不斷吸引非本公司的保險從業者,甚至普通消費者加入。

     平安去年在自家APP銷售其他保險公司產品的“事故”一時炸了鍋,但未來這種現象很可能越來越多,為了線下資源的爭奪,打破產品銷售的專屬性幾乎是必然的選擇,只要有一家主流公司開了頭,就會紛紛追隨效仿。

     傳統保險中介的對手不再是同業,而是保險系的中介機構,你做好準備了么?

亚洲系列无码综合久久